…………该咋说呢,就,时隔两周来看自己的作业,好shi啊!!!

老师在群里说 想公开展示的同学请报名,然后私戳我要我必须展示………………
我除了想殴打他以外别无所求👋👋👋👋👋👋👋

我很怕别人安慰 只好一直痛下去 好痛好难过

一次又一次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怀疑人生到想死 无数次地否定自己可是又不能死 人生重来算了 我想了很多次 但是我还活着


好痛啊 我真的好痛 我以为我已经不会再这么痛了 我还以为我可以被安慰 结果都是假的


我知道我很蠢 但是 蠢人也是会痛的

我的大脑轰鸣着。

很吵,但是好像每个杂音拆开都是我爱你。

可与不可

突然意识到好像只有我在成年之后还会一直强迫症似的在脑海里幻想许多人的存在,而大多数人在青春期就不会再这么想了。仔细想想我觉得,这也许是类似恋物癖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我很多时候表现的像个神经病,并且大脑嗡嗡转个不停。


其实之前我都一直把这件事当做我最深处的秘密,关于他们我从来不提起一个字。然而,上周不小心说漏了嘴,才发觉好像确实大家都不会这样。

好在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莫名地有一种“魔法少女被看到变身过程就会失去魔力”的感觉,我很难再像强迫症一样不停地和他们交流了。

顿悟

卡佛说,要是看我的小说,读者能在某种程度上和自己联系在一起,被他感动,并想到了自己的存在,我就高兴。

晚上小组一起分析完大教堂之后,我突然就觉得我也找到我的大教堂了。

好像确实在某个时刻,也有人带着我画了一个教堂。他总是举重若轻,总是轻描淡写,永远不满足,他说的很少。

但是他又说了很多,他说人生的有些困境是微不足道的,他说创作是无止境的,他说他要做表演的信徒——其实某种意义上我觉得他也是很美的,永无止境的心态就已经让他成为渺小又伟大的一份子。

在时间面前人都是微不足道的,也正是因为这个他变成了美。我特别喜欢这种体验,意识到人的渺小总能引发一种令人战栗的愉悦。

他是平凡的,但是这种平凡...

a fairytale

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

我能听见我的心跳。我能听见所有人的心跳。我能听见我们坐在那儿发出的噪音,直到房间全都黑下来了,也没有人动一下。

大家都觉得我们是关系最好的,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其实也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LOFTER赶紧修复一下8
我点不开别人主页包括我自己的???

球球了,lofter把左右滑动看文章的功能改回来吧!!!!真的变难用了!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个功能是lofter的亮点吗啊啊啊??!!!

© 承一 | Powered by LOFTER